第2516章 夏阳被刺

夏阳的手被苏子豪紧紧地抓住,且又被苏子豪堵在办公桌后面,夏阳动弹不了。

夏阳低声吼道:

“放开!你再不放开,你不要怪我,这可是在办公室!”

听到夏阳这番话,苏子豪误认为。

夏阳要面子,不敢在办公室对他怎么样。

于是,苏子豪更加放肆,放开夏阳的手。

一把抱住夏阳,瞬间捧着夏阳的脸,低头朝着夏阳的嘴巴压了下去。

夏阳一拳就朝着苏子豪的面部挥了过去。

苏子豪原来吃过夏阳的拳脚,他知道夏阳有几下子。

早就做好防备,头一偏,夏阳的拳头落空。

夏阳趁势站了起来,还没站稳,苏子豪一把把夏阳抱住。

瞬间,夏阳柔软的身体和那幽幽的体香,让苏子豪一阵迷离。

这是他这一辈子最渴望的东西,尽管他最后娶了夏阳的妹妹露露。

可他无法把那种渴望转到露露的身上,他甚至跟露露过夫妻生活时,脑海里要出现夏阳的影子,才能继续完成。

他甚至为了夏阳,对所有女人都不感兴趣。

现在夏阳就在自己的怀里,苏子豪竟然就有了反应。

就在苏子豪紧抱着夏阳、对夏阳幻想之时。

夏阳突然右手肘部平抬,手臂屈起,肘尖直对着苏子豪的腹部。

稳稳地站着,右手肘尖向苏子豪的腹部狠狠地撞了过去。

苏子豪一声惨叫,瞬间放开夏阳,往后退了几步。

夏阳赶紧从办公桌后面冲了出来。

就在苏子豪往后退的时候,他一眼看到了茶几下面的水果刀。

一个转身,几步窜到茶几前,快速地把水果刀拿了起来。

夏阳怔住,没容她反应过来,苏子豪挥着刀向夏阳的刺来。

夏阳身子灵巧的躲着,水果刀靠近不了夏阳。

看着明晃晃地水果刀一刀刀地刺向自己。

夏阳脑子快速的转着。

这是送苏子豪进去的最好时机!

但是,苏子豪对自己必须造成故意伤害行为。

且自己必须轻伤以上,苏子豪才构成故意伤害罪,才能被判处有期徒刑。

夏阳咬了咬牙,看着苏子豪不断挥刺过来的水果刀,手臂一挥,水果刀从右手臂上划过。

一瞬间,鲜红的血从夏阳的手臂流出。

夏阳条件反射地捂住了伤口。

苏子豪也愣住,他以为就凭着夏阳的身手,他手上的刀根本不可能刺着夏阳。

他只是吓唬一下夏阳,让夏阳有所惧怕自己。

自己也得到制服夏阳的酸爽!

没想到他竟然就刺中了夏阳。

看着夏阳捂着的手臂,看着鲜红的血不断地从手臂冒出。

苏子豪有点慌乱。

他意识到,自己离走进监狱不远了!

只要夏阳受轻伤,那就意味着自己要进去!

苏子豪脑子一片空白。

本来就是想来吃吃夏阳的豆腐,满足一下自己报复式的暧昧。

没想到竟然就发展到血流的地步!

就在这时,国库处副处长黄中走了进来。

抬头一看,立即吓得惊叫起来。

“苏处长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说着,就想冲上去夺苏子豪的刀。

苏子豪条件反射地一把拽住夏阳,瞬间刀就横在夏阳的脖子上。

这一动作在几秒之间完成。

捂着手臂看到黄中进来的夏阳,注意力全放在走进来的黄中身上。

猛地被苏子豪拽住,瞬间被刀封喉,动弹不得。

控制了夏阳,苏子豪冲着黄中大声道:

“你不要上来,否则,我要她的命!”

黄中被苏子豪突然的动作吓懵,反应过来时,不停地向苏子豪挥手,大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冷静,千万不要做傻事!

有什么事慢慢说,总有解决的办法!”

夏阳办公室里的声音,终于惊动隔壁办公室的黎庄。

他急忙往夏阳的办公室走来。

眼前的一切,让他惊愕不已。

他知道,苏子豪已经彻底玩完了!

如果苏子豪被擒,他供出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事!

只有封住苏子豪的嘴,自己才是安全的!

看着退到窗户边上的苏子豪,黎庄转头对慌张不已的黄中道:

“黄处长,赶紧报警,快!”

苏子豪厉声道:

“你们敢报警,我直接要她的命!

不信,你们试试!”

这时,一些领导干部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。

黎庄往前走了几步。

苏子豪大声道:

“黎庄,你不要再往前走,否则,我的刀子直接下去,我要她血喷出来!”

此时,夏阳受伤的手臂血流不止,脸色苍白。

她被苏子豪紧紧地拽着,喉咙被水果刀狠狠地压着。

她知道,只要她动一动,苏子豪的刀子就有可能直接刺进去!

她想到了那一双儿女,想到了杨鸣,夏阳没有再作挣扎。

她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不能再激怒苏子豪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机会脱身。

这时,黎庄冲着苏子豪低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先放开夏厅长,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!”

苏子豪斜眼看着黎庄,冷笑道:

“你是要跟我商量,怎么暗害杨鸣,怎么把夏厅长杀了?

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最喜欢的吗?

我杀了夏阳,帮你出了恶气。

然后,我被判死刑,你又顺带灭了我……”

黎庄挥手打断苏子豪,厉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脑子有病了!看见谁咬谁!

我劝你,把刀放下,你还有救的机会!”

就在这时,闻讯而来的厅长曹严华走了进来。

看到曹严华,苏子豪拿刀的手颤了一下。

见曹严华一步步地靠近自己,苏子豪手中的刀在夏阳的喉咙上顶了一下,大声道:

“站住!厅长,你再往前走,我刀子就下去了!”

曹严华瞬间站住,痛心疾首道:

“苏处长,你是我比较看好的副手,为什么要持刀伤人?

有矛盾可以摆到桌面上来,有必要这样动刀动枪的吗?”

苏子豪紧握手中的刀,一副痛苦的样子。

虽然他曾经几次想刀刃夏阳,但只是情绪起来的想法。

特别是现在,他就要辞职了,更没有明刀杀害夏阳的想法。

可是,今天他却莫名地制造了这样的血案,他似乎已经无法回头了!

见苏子豪没有吱声。

曹严华道:

“苏处长,有什么事,你可以单独跟我聊聊。

现在先把夏处长送至医院,否则,她真出什么问题,你的事儿就大了!”

苏子豪顿了顿,低声道:

“厅长,我现在放了她,你可以保证不追究我的责任吗?”

“你不要上来,否则,我要她的命!”

黄中被苏子豪突然的动作吓懵,反应过来时,不停地向苏子豪挥手,大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冷静,千万不要做傻事!

有什么事慢慢说,总有解决的办法!”

夏阳办公室里的声音,终于惊动隔壁办公室的黎庄。

他急忙往夏阳的办公室走来。

眼前的一切,让他惊愕不已。

他知道,苏子豪已经彻底玩完了!

如果苏子豪被擒,他供出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事!

只有封住苏子豪的嘴,自己才是安全的!

看着退到窗户边上的苏子豪,黎庄转头对慌张不已的黄中道:

“黄处长,赶紧报警,快!”

苏子豪厉声道:

“你们敢报警,我直接要她的命!

不信,你们试试!”

这时,一些领导干部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。

黎庄往前走了几步。

苏子豪大声道:

“黎庄,你不要再往前走,否则,我的刀子直接下去,我要她血喷出来!”

此时,夏阳受伤的手臂血流不止,脸色苍白。

她被苏子豪紧紧地拽着,喉咙被水果刀狠狠地压着。

她知道,只要她动一动,苏子豪的刀子就有可能直接刺进去!

她想到了那一双儿女,想到了杨鸣,夏阳没有再作挣扎。

她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不能再激怒苏子豪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机会脱身。

这时,黎庄冲着苏子豪低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先放开夏厅长,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!”

苏子豪斜眼看着黎庄,冷笑道:

“你是要跟我商量,怎么暗害杨鸣,怎么把夏厅长杀了?

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最喜欢的吗?

我杀了夏阳,帮你出了恶气。

然后,我被判死刑,你又顺带灭了我……”

黎庄挥手打断苏子豪,厉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脑子有病了!看见谁咬谁!

我劝你,把刀放下,你还有救的机会!”

就在这时,闻讯而来的厅长曹严华走了进来。

看到曹严华,苏子豪拿刀的手颤了一下。

见曹严华一步步地靠近自己,苏子豪手中的刀在夏阳的喉咙上顶了一下,大声道:

“站住!厅长,你再往前走,我刀子就下去了!”

曹严华瞬间站住,痛心疾首道:

“苏处长,你是我比较看好的副手,为什么要持刀伤人?

有矛盾可以摆到桌面上来,有必要这样动刀动枪的吗?”

苏子豪紧握手中的刀,一副痛苦的样子。

虽然他曾经几次想刀刃夏阳,但只是情绪起来的想法。

特别是现在,他就要辞职了,更没有明刀杀害夏阳的想法。

可是,今天他却莫名地制造了这样的血案,他似乎已经无法回头了!

见苏子豪没有吱声。

曹严华道:

“苏处长,有什么事,你可以单独跟我聊聊。

现在先把夏处长送至医院,否则,她真出什么问题,你的事儿就大了!”

苏子豪顿了顿,低声道:

“厅长,我现在放了她,你可以保证不追究我的责任吗?”

“你不要上来,否则,我要她的命!”

黄中被苏子豪突然的动作吓懵,反应过来时,不停地向苏子豪挥手,大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冷静,千万不要做傻事!

有什么事慢慢说,总有解决的办法!”

夏阳办公室里的声音,终于惊动隔壁办公室的黎庄。

他急忙往夏阳的办公室走来。

眼前的一切,让他惊愕不已。

他知道,苏子豪已经彻底玩完了!

如果苏子豪被擒,他供出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事!

只有封住苏子豪的嘴,自己才是安全的!

看着退到窗户边上的苏子豪,黎庄转头对慌张不已的黄中道:

“黄处长,赶紧报警,快!”

苏子豪厉声道:

“你们敢报警,我直接要她的命!

不信,你们试试!”

这时,一些领导干部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。

黎庄往前走了几步。

苏子豪大声道:

“黎庄,你不要再往前走,否则,我的刀子直接下去,我要她血喷出来!”

此时,夏阳受伤的手臂血流不止,脸色苍白。

她被苏子豪紧紧地拽着,喉咙被水果刀狠狠地压着。

她知道,只要她动一动,苏子豪的刀子就有可能直接刺进去!

她想到了那一双儿女,想到了杨鸣,夏阳没有再作挣扎。

她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不能再激怒苏子豪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机会脱身。

这时,黎庄冲着苏子豪低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先放开夏厅长,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!”

苏子豪斜眼看着黎庄,冷笑道:

“你是要跟我商量,怎么暗害杨鸣,怎么把夏厅长杀了?

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最喜欢的吗?

我杀了夏阳,帮你出了恶气。

然后,我被判死刑,你又顺带灭了我……”

黎庄挥手打断苏子豪,厉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脑子有病了!看见谁咬谁!

我劝你,把刀放下,你还有救的机会!”

就在这时,闻讯而来的厅长曹严华走了进来。

看到曹严华,苏子豪拿刀的手颤了一下。

见曹严华一步步地靠近自己,苏子豪手中的刀在夏阳的喉咙上顶了一下,大声道:

“站住!厅长,你再往前走,我刀子就下去了!”

曹严华瞬间站住,痛心疾首道:

“苏处长,你是我比较看好的副手,为什么要持刀伤人?

有矛盾可以摆到桌面上来,有必要这样动刀动枪的吗?”

苏子豪紧握手中的刀,一副痛苦的样子。

虽然他曾经几次想刀刃夏阳,但只是情绪起来的想法。

特别是现在,他就要辞职了,更没有明刀杀害夏阳的想法。

可是,今天他却莫名地制造了这样的血案,他似乎已经无法回头了!

见苏子豪没有吱声。

曹严华道:

“苏处长,有什么事,你可以单独跟我聊聊。

现在先把夏处长送至医院,否则,她真出什么问题,你的事儿就大了!”

苏子豪顿了顿,低声道:

“厅长,我现在放了她,你可以保证不追究我的责任吗?”

“你不要上来,否则,我要她的命!”

黄中被苏子豪突然的动作吓懵,反应过来时,不停地向苏子豪挥手,大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冷静,千万不要做傻事!

有什么事慢慢说,总有解决的办法!”

夏阳办公室里的声音,终于惊动隔壁办公室的黎庄。

他急忙往夏阳的办公室走来。

眼前的一切,让他惊愕不已。

他知道,苏子豪已经彻底玩完了!

如果苏子豪被擒,他供出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事!

只有封住苏子豪的嘴,自己才是安全的!

看着退到窗户边上的苏子豪,黎庄转头对慌张不已的黄中道:

“黄处长,赶紧报警,快!”

苏子豪厉声道:

“你们敢报警,我直接要她的命!

不信,你们试试!”

这时,一些领导干部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。

黎庄往前走了几步。

苏子豪大声道:

“黎庄,你不要再往前走,否则,我的刀子直接下去,我要她血喷出来!”

此时,夏阳受伤的手臂血流不止,脸色苍白。

她被苏子豪紧紧地拽着,喉咙被水果刀狠狠地压着。

她知道,只要她动一动,苏子豪的刀子就有可能直接刺进去!

她想到了那一双儿女,想到了杨鸣,夏阳没有再作挣扎。

她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不能再激怒苏子豪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机会脱身。

这时,黎庄冲着苏子豪低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先放开夏厅长,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!”

苏子豪斜眼看着黎庄,冷笑道:

“你是要跟我商量,怎么暗害杨鸣,怎么把夏厅长杀了?

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最喜欢的吗?

我杀了夏阳,帮你出了恶气。

然后,我被判死刑,你又顺带灭了我……”

黎庄挥手打断苏子豪,厉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脑子有病了!看见谁咬谁!

我劝你,把刀放下,你还有救的机会!”

就在这时,闻讯而来的厅长曹严华走了进来。

看到曹严华,苏子豪拿刀的手颤了一下。

见曹严华一步步地靠近自己,苏子豪手中的刀在夏阳的喉咙上顶了一下,大声道:

“站住!厅长,你再往前走,我刀子就下去了!”

曹严华瞬间站住,痛心疾首道:

“苏处长,你是我比较看好的副手,为什么要持刀伤人?

有矛盾可以摆到桌面上来,有必要这样动刀动枪的吗?”

苏子豪紧握手中的刀,一副痛苦的样子。

虽然他曾经几次想刀刃夏阳,但只是情绪起来的想法。

特别是现在,他就要辞职了,更没有明刀杀害夏阳的想法。

可是,今天他却莫名地制造了这样的血案,他似乎已经无法回头了!

见苏子豪没有吱声。

曹严华道:

“苏处长,有什么事,你可以单独跟我聊聊。

现在先把夏处长送至医院,否则,她真出什么问题,你的事儿就大了!”

苏子豪顿了顿,低声道:

“厅长,我现在放了她,你可以保证不追究我的责任吗?”

“你不要上来,否则,我要她的命!”

黄中被苏子豪突然的动作吓懵,反应过来时,不停地向苏子豪挥手,大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冷静,千万不要做傻事!

有什么事慢慢说,总有解决的办法!”

夏阳办公室里的声音,终于惊动隔壁办公室的黎庄。

他急忙往夏阳的办公室走来。

眼前的一切,让他惊愕不已。

他知道,苏子豪已经彻底玩完了!

如果苏子豪被擒,他供出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事!

只有封住苏子豪的嘴,自己才是安全的!

看着退到窗户边上的苏子豪,黎庄转头对慌张不已的黄中道:

“黄处长,赶紧报警,快!”

苏子豪厉声道:

“你们敢报警,我直接要她的命!

不信,你们试试!”

这时,一些领导干部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。

黎庄往前走了几步。

苏子豪大声道:

“黎庄,你不要再往前走,否则,我的刀子直接下去,我要她血喷出来!”

此时,夏阳受伤的手臂血流不止,脸色苍白。

她被苏子豪紧紧地拽着,喉咙被水果刀狠狠地压着。

她知道,只要她动一动,苏子豪的刀子就有可能直接刺进去!

她想到了那一双儿女,想到了杨鸣,夏阳没有再作挣扎。

她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不能再激怒苏子豪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机会脱身。

这时,黎庄冲着苏子豪低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先放开夏厅长,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!”

苏子豪斜眼看着黎庄,冷笑道:

“你是要跟我商量,怎么暗害杨鸣,怎么把夏厅长杀了?

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最喜欢的吗?

我杀了夏阳,帮你出了恶气。

然后,我被判死刑,你又顺带灭了我……”

黎庄挥手打断苏子豪,厉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脑子有病了!看见谁咬谁!

我劝你,把刀放下,你还有救的机会!”

就在这时,闻讯而来的厅长曹严华走了进来。

看到曹严华,苏子豪拿刀的手颤了一下。

见曹严华一步步地靠近自己,苏子豪手中的刀在夏阳的喉咙上顶了一下,大声道:

“站住!厅长,你再往前走,我刀子就下去了!”

曹严华瞬间站住,痛心疾首道:

“苏处长,你是我比较看好的副手,为什么要持刀伤人?

有矛盾可以摆到桌面上来,有必要这样动刀动枪的吗?”

苏子豪紧握手中的刀,一副痛苦的样子。

虽然他曾经几次想刀刃夏阳,但只是情绪起来的想法。

特别是现在,他就要辞职了,更没有明刀杀害夏阳的想法。

可是,今天他却莫名地制造了这样的血案,他似乎已经无法回头了!

见苏子豪没有吱声。

曹严华道:

“苏处长,有什么事,你可以单独跟我聊聊。

现在先把夏处长送至医院,否则,她真出什么问题,你的事儿就大了!”

苏子豪顿了顿,低声道:

“厅长,我现在放了她,你可以保证不追究我的责任吗?”

“你不要上来,否则,我要她的命!”

黄中被苏子豪突然的动作吓懵,反应过来时,不停地向苏子豪挥手,大声道:

“苏处长,你冷静,千万不要做傻事!

有什么事慢慢说,总有解决的办法!”

夏阳办公室里的声音,终于惊动隔壁办公室的黎庄。

他急忙往夏阳的办公室走来。

眼前的一切,让他惊愕不已。

他知道,苏子豪已经彻底玩完了!

如果苏子豪被擒,他供出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事!

只有封住苏子豪的嘴,自己才是安全的!

看着退到窗户边上的苏子豪,黎庄转头对慌张不已的黄中道:

“黄处长,赶紧报警,快!”

苏子豪厉声道:

“你们敢报警,我直接要她的命!

不信,你们试试!”

这时,一些领导干部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。

黎庄往前走了几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