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邱清影求救

这徐宏远就算是再硬气,敢公然跟宁半城三兄妹叫板,但却识得大小王,根本不敢得罪何家这位掌上明珠。

因为何家就是他们徐家的主子。

“两个不长眼的狗东西,还不赶紧滚过来向萧然先生和陈姐姐道歉?”

刚刚还温柔甜美的何婉凝在面对徐宏远兄妹俩时,立即换了一副霸道面孔。

面对自己主子的呵斥,徐宏远兄妹俩不敢有丝毫怠慢,急忙飞快跑到萧然面前,不断九十度鞠躬,诚惶诚恐道:“萧然先生,陈小姐,对...对不起,是我嘴臭,我不该诬陷诽谤您,还请您能够大人有大量,把我们当一个屁给放了吧。”

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,陈欣怡本想要大度一番,可萧然却似笑非笑道:“老嫂子,你还记得我们打过的赌吗?”

“赌约?”

徐蓉身体一颤,扭头看向旁边的何婉凝。

何婉凝有些不知所云,厉声道:“你看我干什么?如实回答萧然先生的话。”

“记...记得!”

徐蓉见何婉凝已经坚定不移的站在萧然那一边,她也不敢有丝毫迟疑。

萧然讥笑一声,声音很轻:“那你就去陈氏集团门口跪着吧。”

“是,我...我马上去跪,没有萧然先生的命令,我...我就算是把腿给跪断了,也绝对不起来...”

徐蓉真的是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
如果她早知道萧然的背景这么深厚,就算是借给她一百个豹子胆,她也不敢跟萧然叫板。

不过世上哪儿有什么后悔药?

她现在唯一能做的,无非就是去陈氏集团门口跪着,以求得萧然和陈欣怡的原谅。

“解气不?如果不解气,等一下我让程霸虎带一个麻袋去把她捆来给你出出气?”

萧然凑到陈欣怡耳边低声询问道。

这徐蓉的脸已经被萧然和程霸虎两耳光给扇成了猪头,陈欣怡心中的怨气早就已经消了大半,如今又看见对方诚心当众给自己鞠躬道歉,她心中的恶气早已烟消云散。

她知道这是自己在这些达官显贵面前建立良好形象的时候,所以她大度的走上前,抬手将依旧鞠着躬的兄妹二人给搀扶起来:“徐董,徐总,我接受二位的道歉,但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次。我们两家虽然是同行,但我欢迎良性竞争,如果你们想要搞这些歪门邪道,那下次我可不会轻易原谅。”

这番话说得格外得体,软中带硬的同时,也硬中带软。

既在大众心中留下了不错的好印象,也让众人知道她陈欣怡不是好惹的。

徐蓉兄妹二人听见陈欣怡的话后,如释重担般长长舒了一口气,接连保证道:“陈董,我发誓,以后我们徐家绝对不会再针对陈氏集团。如果陈氏集团需要任何帮助,我们徐家愿效犬马之劳。”

此时,就算现场宾客们再傻,也能看得出来此事不同凡响。

刚刚程霸虎和宁半城出现的时候,他们还在揣测,这两兄弟究竟是真的因为徐蓉在宴会上闹事,才雷霆震怒,还是借机在帮萧然。

现在何家人出现,这也直接打消了众人心中的顾虑。

宁半城三兄妹就是在帮萧然和陈欣怡。

同时,这也让众人十分好奇,萧然和陈欣怡究竟是有什么强大的背景?

也正是因为这一份好奇,让本就不起眼的陈氏集团,瞬间成为了宴会中所有达官显贵们关注的对象。

这一晚,陈欣怡真的是借名片接到手软,以前那些她高攀不上的大人物,此刻对她是争相巴结。

被这么多人簇拥在中间,这让她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。

好在萧然比较有眼力劲儿,早早的就躲到角落的位置吃起了自助餐。

他是真的饿了。

可就在他大快朵颐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他掏出手机一看,发现居然是省城的邱清影打来的电话。

“这妮子给我打电话干什么?难道又遇见麻烦了?还是说我上次帮她还清了两千万的债务,她想要以身相许?”

萧然心中嘀咕了一句后,这才将电话给接起来。

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手机里就传来邱清影慌慌张张的声音:“萧然先生,救我,求求你,快救救我...”

“怎么啦?发生什么事了?你在哪儿?”

萧然面露严肃之色,看来还真被自己给猜对了。

“我...我被一伙人追杀,我跟我舅妈跑散了,我现在...正在开车来清江市的路上,估计还有大半个小时抵达清江市...求求你救救我,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保护我。”

邱清影显然是在强装镇定,但语气中却已经带着哭腔。

萧然急忙安慰道:“你别慌,小心点儿开车,你是在高速上对吗?那我马上去高速路口等你。”

邱清影哽咽道:“好,你快点儿,他们好像就在我的后面...”

在挂断电话后,萧然见陈欣怡依旧被众人簇拥在中间,他也只好让宁半城等宴会结束后,送陈欣怡回去。

毕竟此事关乎邱清影的生死存亡,容不得他耽搁,急忙冲出宴会厅后,开着车直奔高速路口而去。

此时,高速公路上。

邱清影开着车,恨不得将油门踩进油箱里面。

什么限速、超速、危险驾驶,她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,一门心思只知道逃命。

今天下午,她和她舅妈通过农家乐的暗门,成功逃出那伙人的魔爪后,第一时间想的便是去警司寻找庇护。

可是两名官方人员在将她们给安顿下来后,邱清影上厕所时,偶然间听见其中一名官方人员在偷偷的打电话,大致意思是说她们两人已经被控制住了,让对方赶紧派人过来。

眼看对方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警司,邱清影也不敢多做停留,急忙带着她舅妈逃了出来。

可是当两人跑进路径错综复杂的小巷时,却跑散了。

邱清影虽然带了手机,但她舅妈却没有,她回去寻找无果之后,也只能独自逃命。

因为她知道抓她的那伙人肯定很快就会赶来警司,到时候发现她逃走,肯定会派人来追。

在逃出小巷后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。

她知道整个省城都不太安全,便偷了一辆车,前来清江市寻求萧然的庇护。

她原本以为只要上了高速,自己就能安全。

可没想到在距离清江市还有五十公里时,后面有两辆车已经追了上来,其中一辆车还在她那辆车的车屁股后面狠狠的撞了一下。

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过硬,再加上车技比较娴熟,恐怕那一撞,她的车很有可能会飞出高速路,栽进路边的荒山野林之中。

此刻,她透过后使劲,看着后面那两辆车穷追不舍,她也只能紧紧握着方向盘,拼命的踩着油门,想要甩开追来的两辆车。

“清影,冷静,还有十五公里,萧然先生就在高速路口等我,只要下了高速就安全了...”

邱清影不断在内心中安慰自己。

当脑海中浮现出萧然那帅气的身影时,浑身颤抖的她好似找到了温暖的港湾,慌张的内心也在逐渐平复下来。

“十公里!”

“最后五公里!”

咕咕...

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,车子居然剧烈的抖动了好几下。

邱清影还以为是后面两辆车撞到了自己这辆车,可是下一秒,车身便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,紧接着任凭她如何踩油门,车速根本就提不上来,反而越来越慢。

“糟糕,没有了!”

邱清影宛如坠入万年寒潭一般。

其实在距离清江市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,车子就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。

可当时那两辆车已经追了上来,她压根就没时间去服务区加油。

眼看着车速已经越来越慢,而后面那两辆追击的车也越来越近,邱清影把心一横,立即将车停到应急车道上,打开车门下车后,直接翻下了高速。

怕黑是女孩的天性,可是此刻,她也顾不上丛林里面的黑暗,壮着胆子就一头扎进了丛林里面。

因为她知道眼下只有这一条活路。

可是当她窜进丛林里面后,一颗心瞬间沉入到了谷底深渊之中。

由于刚刚下车太过于紧张,她竟然忘记了拿手机。

那她还如何向萧然求救?

不过此刻,她真的顾不上回去拿手机了,因为她回头的瞬间,发现追击自己的人也已经跳下了高速,往她这边奔袭而来。

“呼哧...”

此时,邱清影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,以及脚底下踩断干树枝的声音。

尽管面前一片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但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,双腿机械性的迈动着,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能够凭借这黑夜的屏障,成功逃过一劫时,一道强光突然照射在她的身上。

随即,身后便爆发出一道厉喝声:“小娘们,找到你了,你再敢逃一下试试,等一下老子抓到你,非扒了你的皮不可。”

被强光照射着,邱清影更加卖力的逃命。

此时的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快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,压抑着喉咙,让她有种快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

但她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因为她清楚,自己停下来就是死。

如果逃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尽管已经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,但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,都远远比不上追来的几名壮汉。

在这崎岖的山路上,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她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,每一次迈腿都是对她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与折磨。

突然,她脚下一绊,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,身体瞬间失去重心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但好在这地上都是柔软的枯叶,倒也不至于让她受到伤害。

可是正当她咬牙想要爬起来的时候,浑身上下却已经使不出丝毫的力气,只能出于本能的大口大口呼吸。

随着身后追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的美眸中浮现出浓浓的绝望之色:“难道...我就要完了吗?老天,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?今天我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我抓回去。”

她的心中满是哀怨和悲凉。

飒飒飒...

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,同时还伴随着几名男子猖狂的大笑。

“臭娘们,你跑啊,你不是很会跑吗?”

一名男子冲上前来大骂一句后,抬腿重重的一脚踹在她的身上,疼得她狠狠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,忍不住惨叫出来。

就在他撸起袖子,准备痛揍邱清影一顿,发泄心中的怒火时,却被一名平头男子给拦了下来:“你想要干什么?我告诉你,这个女人你不能碰,弄脏了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那名男子一愣,伸手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珠,这才道:“你瞎琢磨什么呢?她让我们兄弟几个追了这么远的路,我就是想要揍她一顿出出气而已。”

平头男子厉声道:“人追到了就行,赶紧绑了塞到车上去,我们好回去交差。”

其中一人立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,将邱清影五花大绑起来后,将其扛到肩膀上,往山下走去。

此时,泪水已经忍不住从邱清影的眼眶中淌了出来,声音哀怨却又透着坚决: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杀了我吧,我是不会乖乖跟你们回去的,求你们杀了我...”

“杀了你,我们带什么回去交差?赶紧把她的嘴给堵上...”

平头男子狞笑一声:“放心吧,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,至少在送你回去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“就是,杀了你,谁替我顶吊销驾照的罪名?”

就在几人得意洋洋往山下走去的时候,一道悠悠的声音在这丛林中回荡着。

“老李,你在瞎说什么胡话?什么吊销驾照?”

“不是我说的,我没说话。”

“那刚刚是谁在说话?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立即停下了脚步,面露紧张之色。

因为他们发现,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儿。

“谁?谁在装神弄鬼的?赶紧滚出来?再不滚出来,小心小爷我要了你的命。”

平头男子立即举起手中的强光灯往四周照射着。

虽说几人都是大老爷们儿,但在这荒山野林之下,难免感觉瘆得慌。

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过硬,再加上车技比较娴熟,恐怕那一撞,她的车很有可能会飞出高速路,栽进路边的荒山野林之中。

此刻,她透过后使劲,看着后面那两辆车穷追不舍,她也只能紧紧握着方向盘,拼命的踩着油门,想要甩开追来的两辆车。

“清影,冷静,还有十五公里,萧然先生就在高速路口等我,只要下了高速就安全了...”

邱清影不断在内心中安慰自己。

当脑海中浮现出萧然那帅气的身影时,浑身颤抖的她好似找到了温暖的港湾,慌张的内心也在逐渐平复下来。

“十公里!”

“最后五公里!”

咕咕...

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,车子居然剧烈的抖动了好几下。

邱清影还以为是后面两辆车撞到了自己这辆车,可是下一秒,车身便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,紧接着任凭她如何踩油门,车速根本就提不上来,反而越来越慢。

“糟糕,没有了!”

邱清影宛如坠入万年寒潭一般。

其实在距离清江市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,车子就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。

可当时那两辆车已经追了上来,她压根就没时间去服务区加油。

眼看着车速已经越来越慢,而后面那两辆追击的车也越来越近,邱清影把心一横,立即将车停到应急车道上,打开车门下车后,直接翻下了高速。

怕黑是女孩的天性,可是此刻,她也顾不上丛林里面的黑暗,壮着胆子就一头扎进了丛林里面。

因为她知道眼下只有这一条活路。

可是当她窜进丛林里面后,一颗心瞬间沉入到了谷底深渊之中。

由于刚刚下车太过于紧张,她竟然忘记了拿手机。

那她还如何向萧然求救?

不过此刻,她真的顾不上回去拿手机了,因为她回头的瞬间,发现追击自己的人也已经跳下了高速,往她这边奔袭而来。

“呼哧...”

此时,邱清影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,以及脚底下踩断干树枝的声音。

尽管面前一片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但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,双腿机械性的迈动着,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能够凭借这黑夜的屏障,成功逃过一劫时,一道强光突然照射在她的身上。

随即,身后便爆发出一道厉喝声:“小娘们,找到你了,你再敢逃一下试试,等一下老子抓到你,非扒了你的皮不可。”

被强光照射着,邱清影更加卖力的逃命。

此时的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快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,压抑着喉咙,让她有种快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

但她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因为她清楚,自己停下来就是死。

如果逃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尽管已经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,但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,都远远比不上追来的几名壮汉。

在这崎岖的山路上,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她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,每一次迈腿都是对她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与折磨。

突然,她脚下一绊,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,身体瞬间失去重心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但好在这地上都是柔软的枯叶,倒也不至于让她受到伤害。

可是正当她咬牙想要爬起来的时候,浑身上下却已经使不出丝毫的力气,只能出于本能的大口大口呼吸。

随着身后追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的美眸中浮现出浓浓的绝望之色:“难道...我就要完了吗?老天,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?今天我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我抓回去。”

她的心中满是哀怨和悲凉。

飒飒飒...

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,同时还伴随着几名男子猖狂的大笑。

“臭娘们,你跑啊,你不是很会跑吗?”

一名男子冲上前来大骂一句后,抬腿重重的一脚踹在她的身上,疼得她狠狠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,忍不住惨叫出来。

就在他撸起袖子,准备痛揍邱清影一顿,发泄心中的怒火时,却被一名平头男子给拦了下来:“你想要干什么?我告诉你,这个女人你不能碰,弄脏了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那名男子一愣,伸手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珠,这才道:“你瞎琢磨什么呢?她让我们兄弟几个追了这么远的路,我就是想要揍她一顿出出气而已。”

平头男子厉声道:“人追到了就行,赶紧绑了塞到车上去,我们好回去交差。”

其中一人立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,将邱清影五花大绑起来后,将其扛到肩膀上,往山下走去。

此时,泪水已经忍不住从邱清影的眼眶中淌了出来,声音哀怨却又透着坚决: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杀了我吧,我是不会乖乖跟你们回去的,求你们杀了我...”

“杀了你,我们带什么回去交差?赶紧把她的嘴给堵上...”

平头男子狞笑一声:“放心吧,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,至少在送你回去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“就是,杀了你,谁替我顶吊销驾照的罪名?”

就在几人得意洋洋往山下走去的时候,一道悠悠的声音在这丛林中回荡着。

“老李,你在瞎说什么胡话?什么吊销驾照?”

“不是我说的,我没说话。”

“那刚刚是谁在说话?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立即停下了脚步,面露紧张之色。

因为他们发现,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儿。

“谁?谁在装神弄鬼的?赶紧滚出来?再不滚出来,小心小爷我要了你的命。”

平头男子立即举起手中的强光灯往四周照射着。

虽说几人都是大老爷们儿,但在这荒山野林之下,难免感觉瘆得慌。

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过硬,再加上车技比较娴熟,恐怕那一撞,她的车很有可能会飞出高速路,栽进路边的荒山野林之中。

此刻,她透过后使劲,看着后面那两辆车穷追不舍,她也只能紧紧握着方向盘,拼命的踩着油门,想要甩开追来的两辆车。

“清影,冷静,还有十五公里,萧然先生就在高速路口等我,只要下了高速就安全了...”

邱清影不断在内心中安慰自己。

当脑海中浮现出萧然那帅气的身影时,浑身颤抖的她好似找到了温暖的港湾,慌张的内心也在逐渐平复下来。

“十公里!”

“最后五公里!”

咕咕...

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,车子居然剧烈的抖动了好几下。

邱清影还以为是后面两辆车撞到了自己这辆车,可是下一秒,车身便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,紧接着任凭她如何踩油门,车速根本就提不上来,反而越来越慢。

“糟糕,没有了!”

邱清影宛如坠入万年寒潭一般。

其实在距离清江市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,车子就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。

可当时那两辆车已经追了上来,她压根就没时间去服务区加油。

眼看着车速已经越来越慢,而后面那两辆追击的车也越来越近,邱清影把心一横,立即将车停到应急车道上,打开车门下车后,直接翻下了高速。

怕黑是女孩的天性,可是此刻,她也顾不上丛林里面的黑暗,壮着胆子就一头扎进了丛林里面。

因为她知道眼下只有这一条活路。

可是当她窜进丛林里面后,一颗心瞬间沉入到了谷底深渊之中。

由于刚刚下车太过于紧张,她竟然忘记了拿手机。

那她还如何向萧然求救?

不过此刻,她真的顾不上回去拿手机了,因为她回头的瞬间,发现追击自己的人也已经跳下了高速,往她这边奔袭而来。

“呼哧...”

此时,邱清影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,以及脚底下踩断干树枝的声音。

尽管面前一片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但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,双腿机械性的迈动着,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能够凭借这黑夜的屏障,成功逃过一劫时,一道强光突然照射在她的身上。

随即,身后便爆发出一道厉喝声:“小娘们,找到你了,你再敢逃一下试试,等一下老子抓到你,非扒了你的皮不可。”

被强光照射着,邱清影更加卖力的逃命。

此时的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快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,压抑着喉咙,让她有种快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

但她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因为她清楚,自己停下来就是死。

如果逃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尽管已经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,但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,都远远比不上追来的几名壮汉。

在这崎岖的山路上,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她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,每一次迈腿都是对她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与折磨。

突然,她脚下一绊,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,身体瞬间失去重心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但好在这地上都是柔软的枯叶,倒也不至于让她受到伤害。

可是正当她咬牙想要爬起来的时候,浑身上下却已经使不出丝毫的力气,只能出于本能的大口大口呼吸。

随着身后追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的美眸中浮现出浓浓的绝望之色:“难道...我就要完了吗?老天,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?今天我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我抓回去。”

她的心中满是哀怨和悲凉。

飒飒飒...

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,同时还伴随着几名男子猖狂的大笑。

“臭娘们,你跑啊,你不是很会跑吗?”

一名男子冲上前来大骂一句后,抬腿重重的一脚踹在她的身上,疼得她狠狠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,忍不住惨叫出来。

就在他撸起袖子,准备痛揍邱清影一顿,发泄心中的怒火时,却被一名平头男子给拦了下来:“你想要干什么?我告诉你,这个女人你不能碰,弄脏了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那名男子一愣,伸手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珠,这才道:“你瞎琢磨什么呢?她让我们兄弟几个追了这么远的路,我就是想要揍她一顿出出气而已。”

平头男子厉声道:“人追到了就行,赶紧绑了塞到车上去,我们好回去交差。”

其中一人立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,将邱清影五花大绑起来后,将其扛到肩膀上,往山下走去。

此时,泪水已经忍不住从邱清影的眼眶中淌了出来,声音哀怨却又透着坚决: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杀了我吧,我是不会乖乖跟你们回去的,求你们杀了我...”

“杀了你,我们带什么回去交差?赶紧把她的嘴给堵上...”

平头男子狞笑一声:“放心吧,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,至少在送你回去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“就是,杀了你,谁替我顶吊销驾照的罪名?”

就在几人得意洋洋往山下走去的时候,一道悠悠的声音在这丛林中回荡着。

“老李,你在瞎说什么胡话?什么吊销驾照?”

“不是我说的,我没说话。”

“那刚刚是谁在说话?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立即停下了脚步,面露紧张之色。

因为他们发现,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儿。

“谁?谁在装神弄鬼的?赶紧滚出来?再不滚出来,小心小爷我要了你的命。”

平头男子立即举起手中的强光灯往四周照射着。

虽说几人都是大老爷们儿,但在这荒山野林之下,难免感觉瘆得慌。

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过硬,再加上车技比较娴熟,恐怕那一撞,她的车很有可能会飞出高速路,栽进路边的荒山野林之中。

此刻,她透过后使劲,看着后面那两辆车穷追不舍,她也只能紧紧握着方向盘,拼命的踩着油门,想要甩开追来的两辆车。

“清影,冷静,还有十五公里,萧然先生就在高速路口等我,只要下了高速就安全了...”

邱清影不断在内心中安慰自己。

当脑海中浮现出萧然那帅气的身影时,浑身颤抖的她好似找到了温暖的港湾,慌张的内心也在逐渐平复下来。

“十公里!”

“最后五公里!”

咕咕...

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,车子居然剧烈的抖动了好几下。

邱清影还以为是后面两辆车撞到了自己这辆车,可是下一秒,车身便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,紧接着任凭她如何踩油门,车速根本就提不上来,反而越来越慢。

“糟糕,没有了!”

邱清影宛如坠入万年寒潭一般。

其实在距离清江市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,车子就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。

可当时那两辆车已经追了上来,她压根就没时间去服务区加油。

眼看着车速已经越来越慢,而后面那两辆追击的车也越来越近,邱清影把心一横,立即将车停到应急车道上,打开车门下车后,直接翻下了高速。

怕黑是女孩的天性,可是此刻,她也顾不上丛林里面的黑暗,壮着胆子就一头扎进了丛林里面。

因为她知道眼下只有这一条活路。

可是当她窜进丛林里面后,一颗心瞬间沉入到了谷底深渊之中。

由于刚刚下车太过于紧张,她竟然忘记了拿手机。

那她还如何向萧然求救?

不过此刻,她真的顾不上回去拿手机了,因为她回头的瞬间,发现追击自己的人也已经跳下了高速,往她这边奔袭而来。

“呼哧...”

此时,邱清影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,以及脚底下踩断干树枝的声音。

尽管面前一片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但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,双腿机械性的迈动着,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能够凭借这黑夜的屏障,成功逃过一劫时,一道强光突然照射在她的身上。

随即,身后便爆发出一道厉喝声:“小娘们,找到你了,你再敢逃一下试试,等一下老子抓到你,非扒了你的皮不可。”

被强光照射着,邱清影更加卖力的逃命。

此时的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快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,压抑着喉咙,让她有种快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

但她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因为她清楚,自己停下来就是死。

如果逃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尽管已经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,但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,都远远比不上追来的几名壮汉。

在这崎岖的山路上,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她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,每一次迈腿都是对她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与折磨。

突然,她脚下一绊,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,身体瞬间失去重心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但好在这地上都是柔软的枯叶,倒也不至于让她受到伤害。

可是正当她咬牙想要爬起来的时候,浑身上下却已经使不出丝毫的力气,只能出于本能的大口大口呼吸。

随着身后追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的美眸中浮现出浓浓的绝望之色:“难道...我就要完了吗?老天,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?今天我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我抓回去。”

她的心中满是哀怨和悲凉。

飒飒飒...

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,同时还伴随着几名男子猖狂的大笑。

“臭娘们,你跑啊,你不是很会跑吗?”

一名男子冲上前来大骂一句后,抬腿重重的一脚踹在她的身上,疼得她狠狠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,忍不住惨叫出来。

就在他撸起袖子,准备痛揍邱清影一顿,发泄心中的怒火时,却被一名平头男子给拦了下来:“你想要干什么?我告诉你,这个女人你不能碰,弄脏了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那名男子一愣,伸手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珠,这才道:“你瞎琢磨什么呢?她让我们兄弟几个追了这么远的路,我就是想要揍她一顿出出气而已。”

平头男子厉声道:“人追到了就行,赶紧绑了塞到车上去,我们好回去交差。”

其中一人立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,将邱清影五花大绑起来后,将其扛到肩膀上,往山下走去。

此时,泪水已经忍不住从邱清影的眼眶中淌了出来,声音哀怨却又透着坚决: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杀了我吧,我是不会乖乖跟你们回去的,求你们杀了我...”

“杀了你,我们带什么回去交差?赶紧把她的嘴给堵上...”

平头男子狞笑一声:“放心吧,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,至少在送你回去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“就是,杀了你,谁替我顶吊销驾照的罪名?”

就在几人得意洋洋往山下走去的时候,一道悠悠的声音在这丛林中回荡着。

“老李,你在瞎说什么胡话?什么吊销驾照?”

“不是我说的,我没说话。”

“那刚刚是谁在说话?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立即停下了脚步,面露紧张之色。

因为他们发现,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儿。

“谁?谁在装神弄鬼的?赶紧滚出来?再不滚出来,小心小爷我要了你的命。”

平头男子立即举起手中的强光灯往四周照射着。

虽说几人都是大老爷们儿,但在这荒山野林之下,难免感觉瘆得慌。

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过硬,再加上车技比较娴熟,恐怕那一撞,她的车很有可能会飞出高速路,栽进路边的荒山野林之中。

此刻,她透过后使劲,看着后面那两辆车穷追不舍,她也只能紧紧握着方向盘,拼命的踩着油门,想要甩开追来的两辆车。

“清影,冷静,还有十五公里,萧然先生就在高速路口等我,只要下了高速就安全了...”

邱清影不断在内心中安慰自己。

当脑海中浮现出萧然那帅气的身影时,浑身颤抖的她好似找到了温暖的港湾,慌张的内心也在逐渐平复下来。

“十公里!”

“最后五公里!”

咕咕...

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,车子居然剧烈的抖动了好几下。

邱清影还以为是后面两辆车撞到了自己这辆车,可是下一秒,车身便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,紧接着任凭她如何踩油门,车速根本就提不上来,反而越来越慢。

“糟糕,没有了!”

邱清影宛如坠入万年寒潭一般。

其实在距离清江市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,车子就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。

可当时那两辆车已经追了上来,她压根就没时间去服务区加油。

眼看着车速已经越来越慢,而后面那两辆追击的车也越来越近,邱清影把心一横,立即将车停到应急车道上,打开车门下车后,直接翻下了高速。

怕黑是女孩的天性,可是此刻,她也顾不上丛林里面的黑暗,壮着胆子就一头扎进了丛林里面。

因为她知道眼下只有这一条活路。

可是当她窜进丛林里面后,一颗心瞬间沉入到了谷底深渊之中。

由于刚刚下车太过于紧张,她竟然忘记了拿手机。

那她还如何向萧然求救?

不过此刻,她真的顾不上回去拿手机了,因为她回头的瞬间,发现追击自己的人也已经跳下了高速,往她这边奔袭而来。

“呼哧...”

此时,邱清影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,以及脚底下踩断干树枝的声音。

尽管面前一片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,但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,双腿机械性的迈动着,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能够凭借这黑夜的屏障,成功逃过一劫时,一道强光突然照射在她的身上。

随即,身后便爆发出一道厉喝声:“小娘们,找到你了,你再敢逃一下试试,等一下老子抓到你,非扒了你的皮不可。”

被强光照射着,邱清影更加卖力的逃命。

此时的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快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,压抑着喉咙,让她有种快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

但她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停歇。

因为她清楚,自己停下来就是死。

如果逃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尽管已经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,但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,都远远比不上追来的几名壮汉。

在这崎岖的山路上,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她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,每一次迈腿都是对她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与折磨。

突然,她脚下一绊,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,身体瞬间失去重心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但好在这地上都是柔软的枯叶,倒也不至于让她受到伤害。

可是正当她咬牙想要爬起来的时候,浑身上下却已经使不出丝毫的力气,只能出于本能的大口大口呼吸。

随着身后追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的美眸中浮现出浓浓的绝望之色:“难道...我就要完了吗?老天,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?今天我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我抓回去。”

她的心中满是哀怨和悲凉。

飒飒飒...

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,同时还伴随着几名男子猖狂的大笑。

“臭娘们,你跑啊,你不是很会跑吗?”

一名男子冲上前来大骂一句后,抬腿重重的一脚踹在她的身上,疼得她狠狠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,忍不住惨叫出来。

就在他撸起袖子,准备痛揍邱清影一顿,发泄心中的怒火时,却被一名平头男子给拦了下来:“你想要干什么?我告诉你,这个女人你不能碰,弄脏了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那名男子一愣,伸手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珠,这才道:“你瞎琢磨什么呢?她让我们兄弟几个追了这么远的路,我就是想要揍她一顿出出气而已。”

平头男子厉声道:“人追到了就行,赶紧绑了塞到车上去,我们好回去交差。”

其中一人立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,将邱清影五花大绑起来后,将其扛到肩膀上,往山下走去。

此时,泪水已经忍不住从邱清影的眼眶中淌了出来,声音哀怨却又透着坚决: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杀了我吧,我是不会乖乖跟你们回去的,求你们杀了我...”

“杀了你,我们带什么回去交差?赶紧把她的嘴给堵上...”

平头男子狞笑一声:“放心吧,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,至少在送你回去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“就是,杀了你,谁替我顶吊销驾照的罪名?”

就在几人得意洋洋往山下走去的时候,一道悠悠的声音在这丛林中回荡着。

“老李,你在瞎说什么胡话?什么吊销驾照?”

“不是我说的,我没说话。”

“那刚刚是谁在说话?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立即停下了脚步,面露紧张之色。

因为他们发现,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儿。

“谁?谁在装神弄鬼的?赶紧滚出来?再不滚出来,小心小爷我要了你的命。”

平头男子立即举起手中的强光灯往四周照射着。

虽说几人都是大老爷们儿,但在这荒山野林之下,难免感觉瘆得慌。

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过硬,再加上车技比较娴熟,恐怕那一撞,她的车很有可能会飞出高速路,栽进路边的荒山野林之中。

此刻,她透过后使劲,看着后面那两辆车穷追不舍,她也只能紧紧握着方向盘,拼命的踩着油门,想要甩开追来的两辆车。

“清影,冷静,还有十五公里,萧然先生就在高速路口等我,只要下了高速就安全了...”

邱清影不断在内心中安慰自己。

当脑海中浮现出萧然那帅气的身影时,浑身颤抖的她好似找到了温暖的港湾,慌张的内心也在逐渐平复下来。

“十公里!”

“最后五公里!”

咕咕...

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,车子居然剧烈的抖动了好几下。

邱清影还以为是后面两辆车撞到了自己这辆车,可是下一秒,车身便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,紧接着任凭她如何踩油门,车速根本就提不上来,反而越来越慢。

“糟糕,没有了!”

邱清影宛如坠入万年寒潭一般。

其实在距离清江市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,车子就发出燃油不足的警报。

可当时那两辆车已经追了上来,她压根就没时间去服务区加油。

眼看着车速已经越来越慢,而后面那两辆追击的车也越来越近,邱清影把心一横,立即将车停到应急车道上,打开车门下车后,直接翻下了高速。

怕黑是女孩的天性,可是此刻,她也顾不上丛林里面的黑暗,壮着胆子就一头扎进了丛林里面。

因为她知道眼下只有这一条活路。

可是当她窜进丛林里面后,一颗心瞬间沉入到了谷底深渊之中。

由于刚刚下车太过于紧张,她竟然忘记了拿手机。

那她还如何向萧然求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