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甫光黑吃黑,专业的

“各位兄弟。”

甫光左右摆头,活动了一下筋骨,神态嚣张地说道:“现在我手里有一百万,明天要跟那些老外买液体炸弹。”

这家伙大晚上的戴着墨镜,穿着白手套,一看就不像好人。

此时他正和一群小弟站在酒店的天台上,商讨交易计划。

“这些炸弹是最新发明,连机场的探测器都查不出来,这对我很重要,明天一定要拿到手。”

他甩了甩风衣,往前走了两步。

“但是我有一个问题,就是钱我不想付,货我又想要,有什么办法吗?”

甫光凑近小弟,盯着阿光问道:“你说。”

阿光苦着脸摇头,脸上浮现出惧怕的神色,“我...想不出来。”

一道白光闪过。

啪。

甫光顺手打在阿光的脸上。

速度太快,尽管阿光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还是被打了一个踉跄,往旁边挪了挪脚步。

砰。

也许是一下不过瘾,也许是阿光的站位太舒服。

甫光握拳,反手又打了过去。

“嗯。”

阿光闷哼一声,捂着鼻子往后退,血液流出沾满了手心。

哎,心累。

手下的人全是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打仔,让他们杀人放火容易,动脑子却难。

甫光教训完阿光,又把视线转向其他小弟,没人敢跟他对视,全都低着头摆出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样。

“连个主意都想不到,以后不用吃饭了,改吃屎吧。”

他恨铁不成钢的骂道。

嗯?

甫光注意到角落里站着两个人。

一个是阿良,刚从北边越狱逃回港岛,另一个叫巩伟,是个新人,阿良介绍的。

此时阿良脸上带笑,双手乱舞,好像想到了什么出色的点子。

也不全都是吃干饭的。

甫光心里有了期待,走过去问道:“阿良,少他妈的比比划划,想到没有?”

“想到了,大哥,我有个好办法。”

阿良急着立功,没有半句废话,直接说了出来,“明天早上银行一开门,我们几个冲进去抢一票,什么都有了。”

他攥起拳头挥了挥,对自己的计划非常满意,等着老大的夸奖。

甫光嘴角慢慢地咧开,露出一个微笑。

草你妈的,玩我呢。

抢银行干什么,去买炸弹吗,我甫光做生意从来不付账。

“扑街仔。”

他是属狗脸的,嘴唇一抿,表情瞬间阴沉下来,“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,我有钱,一百万呢,但我不想付。”

“再说了,抢完银行还怎么去买炸弹,到时候条子追的满世界乱跑,不用躲风头啊!”

“草。”

甫光一脚就把阿良踹下了天台。

巩伟大惊失色,没想到对方杀人一点顾忌都没有。

根本来不及多想,他仗着身手敏捷扑到女儿墙上,在阿良下坠的一瞬间抓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好沉。

巩伟左手扒墙借力,右手死死地拉着阿良,想要把对方拽上来。

“老弟,千万别松手呀!”

阿良的黑脸都吓白了,带着哭腔喊道:“老大,救命啊。”

甫光跳上女儿墙,一脚踩在巩伟的肩膀上。

“嗯。”

巩伟额头青筋乱跳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即使肩膀剧痛,他都不敢张嘴,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。

甫光使劲碾了碾,见巩伟还能硬撑,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转头看向阿良问道:“想到了没有?”

阿良大脑一片空白。

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,只顾着吱呀乱叫,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。

“大哥。”

肩膀上的疼痛稍缓,巩伟开口说道:“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,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。”

甫光心里一动,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,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“是呀,大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阿良忙不迭点头,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。

该死的,这楼也太高了,看着都眼晕,救命啊!

“妈的,算你好运,上来吧。”

甫光咧嘴狞笑,勾起脚背往上一带,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。

“喂,新来的。”

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,“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,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,人家同意吗?”

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,防止对方突然发难,把他也给踹出天台,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。

“你一个人去交易......”

“然后呢?”

甫光往前跟了一步,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,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。

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,他就能达到目的。

“验完货之后,你照样给钱,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,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,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。”

巩伟继续后退。

“主意不错,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,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,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?”

甫光眉头一皱,看了看巩伟的脚下,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。

“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,他们有枪也没有用!”

巩伟边说边退。

天台的面积不大,他没有走直线,而是转着圈退。

“很好,我决定了,你来背炸弹。”

甫光哈哈大笑,边笑边走,想要追上巩伟,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。

“哎,你老是后退干什么,给我站住!”

甫光命令道。

其实巩伟退的很慢,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,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,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。

他教训小弟的时候,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。

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站在了原地。

“我让你退!”

甫光说动手就动手,白手套一闪,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。

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,他只是扬了扬脖子,就轻轻躲了过去。

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,脚步后撤,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,然后‘美人照镜’挡下了后面的摆拳。

“呦,练过的。”

甫光哼了哼,进步前冲,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。

巩伟放低重心,身子往右倾斜。

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,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他弯腰低头,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,在方寸间转了一圈。

右脚后撤,左脚跟着甩了出去,等人站稳,已经到了两米开外。

甫光没有再追。

“哼。”

他扭动着脖颈,吩咐道:“走,跟我去现场踩踩点,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,明天哪个敢掉链子,我绝不饶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巩伟额头青筋乱跳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即使肩膀剧痛,他都不敢张嘴,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。

甫光使劲碾了碾,见巩伟还能硬撑,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转头看向阿良问道:“想到了没有?”

阿良大脑一片空白。

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,只顾着吱呀乱叫,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。

“大哥。”

肩膀上的疼痛稍缓,巩伟开口说道:“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,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。”

甫光心里一动,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,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“是呀,大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阿良忙不迭点头,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。

该死的,这楼也太高了,看着都眼晕,救命啊!

“妈的,算你好运,上来吧。”

甫光咧嘴狞笑,勾起脚背往上一带,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。

“喂,新来的。”

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,“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,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,人家同意吗?”

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,防止对方突然发难,把他也给踹出天台,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。

“你一个人去交易......”

“然后呢?”

甫光往前跟了一步,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,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。

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,他就能达到目的。

“验完货之后,你照样给钱,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,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,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。”

巩伟继续后退。

“主意不错,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,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,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?”

甫光眉头一皱,看了看巩伟的脚下,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。

“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,他们有枪也没有用!”

巩伟边说边退。

天台的面积不大,他没有走直线,而是转着圈退。

“很好,我决定了,你来背炸弹。”

甫光哈哈大笑,边笑边走,想要追上巩伟,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。

“哎,你老是后退干什么,给我站住!”

甫光命令道。

其实巩伟退的很慢,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,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,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。

他教训小弟的时候,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。

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站在了原地。

“我让你退!”

甫光说动手就动手,白手套一闪,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。

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,他只是扬了扬脖子,就轻轻躲了过去。

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,脚步后撤,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,然后‘美人照镜’挡下了后面的摆拳。

“呦,练过的。”

甫光哼了哼,进步前冲,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。

巩伟放低重心,身子往右倾斜。

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,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他弯腰低头,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,在方寸间转了一圈。

右脚后撤,左脚跟着甩了出去,等人站稳,已经到了两米开外。

甫光没有再追。

“哼。”

他扭动着脖颈,吩咐道:“走,跟我去现场踩踩点,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,明天哪个敢掉链子,我绝不饶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巩伟额头青筋乱跳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即使肩膀剧痛,他都不敢张嘴,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。

甫光使劲碾了碾,见巩伟还能硬撑,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转头看向阿良问道:“想到了没有?”

阿良大脑一片空白。

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,只顾着吱呀乱叫,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。

“大哥。”

肩膀上的疼痛稍缓,巩伟开口说道:“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,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。”

甫光心里一动,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,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“是呀,大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阿良忙不迭点头,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。

该死的,这楼也太高了,看着都眼晕,救命啊!

“妈的,算你好运,上来吧。”

甫光咧嘴狞笑,勾起脚背往上一带,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。

“喂,新来的。”

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,“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,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,人家同意吗?”

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,防止对方突然发难,把他也给踹出天台,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。

“你一个人去交易......”

“然后呢?”

甫光往前跟了一步,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,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。

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,他就能达到目的。

“验完货之后,你照样给钱,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,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,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。”

巩伟继续后退。

“主意不错,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,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,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?”

甫光眉头一皱,看了看巩伟的脚下,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。

“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,他们有枪也没有用!”

巩伟边说边退。

天台的面积不大,他没有走直线,而是转着圈退。

“很好,我决定了,你来背炸弹。”

甫光哈哈大笑,边笑边走,想要追上巩伟,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。

“哎,你老是后退干什么,给我站住!”

甫光命令道。

其实巩伟退的很慢,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,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,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。

他教训小弟的时候,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。

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站在了原地。

“我让你退!”

甫光说动手就动手,白手套一闪,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。

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,他只是扬了扬脖子,就轻轻躲了过去。

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,脚步后撤,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,然后‘美人照镜’挡下了后面的摆拳。

“呦,练过的。”

甫光哼了哼,进步前冲,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。

巩伟放低重心,身子往右倾斜。

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,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他弯腰低头,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,在方寸间转了一圈。

右脚后撤,左脚跟着甩了出去,等人站稳,已经到了两米开外。

甫光没有再追。

“哼。”

他扭动着脖颈,吩咐道:“走,跟我去现场踩踩点,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,明天哪个敢掉链子,我绝不饶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巩伟额头青筋乱跳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即使肩膀剧痛,他都不敢张嘴,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。

甫光使劲碾了碾,见巩伟还能硬撑,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转头看向阿良问道:“想到了没有?”

阿良大脑一片空白。

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,只顾着吱呀乱叫,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。

“大哥。”

肩膀上的疼痛稍缓,巩伟开口说道:“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,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。”

甫光心里一动,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,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“是呀,大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阿良忙不迭点头,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。

该死的,这楼也太高了,看着都眼晕,救命啊!

“妈的,算你好运,上来吧。”

甫光咧嘴狞笑,勾起脚背往上一带,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。

“喂,新来的。”

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,“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,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,人家同意吗?”

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,防止对方突然发难,把他也给踹出天台,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。

“你一个人去交易......”

“然后呢?”

甫光往前跟了一步,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,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。

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,他就能达到目的。

“验完货之后,你照样给钱,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,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,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。”

巩伟继续后退。

“主意不错,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,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,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?”

甫光眉头一皱,看了看巩伟的脚下,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。

“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,他们有枪也没有用!”

巩伟边说边退。

天台的面积不大,他没有走直线,而是转着圈退。

“很好,我决定了,你来背炸弹。”

甫光哈哈大笑,边笑边走,想要追上巩伟,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。

“哎,你老是后退干什么,给我站住!”

甫光命令道。

其实巩伟退的很慢,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,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,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。

他教训小弟的时候,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。

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站在了原地。

“我让你退!”

甫光说动手就动手,白手套一闪,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。

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,他只是扬了扬脖子,就轻轻躲了过去。

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,脚步后撤,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,然后‘美人照镜’挡下了后面的摆拳。

“呦,练过的。”

甫光哼了哼,进步前冲,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。

巩伟放低重心,身子往右倾斜。

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,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他弯腰低头,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,在方寸间转了一圈。

右脚后撤,左脚跟着甩了出去,等人站稳,已经到了两米开外。

甫光没有再追。

“哼。”

他扭动着脖颈,吩咐道:“走,跟我去现场踩踩点,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,明天哪个敢掉链子,我绝不饶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巩伟额头青筋乱跳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即使肩膀剧痛,他都不敢张嘴,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。

甫光使劲碾了碾,见巩伟还能硬撑,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转头看向阿良问道:“想到了没有?”

阿良大脑一片空白。

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,只顾着吱呀乱叫,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。

“大哥。”

肩膀上的疼痛稍缓,巩伟开口说道:“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,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。”

甫光心里一动,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,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“是呀,大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阿良忙不迭点头,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。

该死的,这楼也太高了,看着都眼晕,救命啊!

“妈的,算你好运,上来吧。”

甫光咧嘴狞笑,勾起脚背往上一带,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。

“喂,新来的。”

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,“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,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,人家同意吗?”

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,防止对方突然发难,把他也给踹出天台,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。

“你一个人去交易......”

“然后呢?”

甫光往前跟了一步,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,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。

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,他就能达到目的。

“验完货之后,你照样给钱,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,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,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。”

巩伟继续后退。

“主意不错,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,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,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?”

甫光眉头一皱,看了看巩伟的脚下,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。

“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,他们有枪也没有用!”

巩伟边说边退。

天台的面积不大,他没有走直线,而是转着圈退。

“很好,我决定了,你来背炸弹。”

甫光哈哈大笑,边笑边走,想要追上巩伟,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。

“哎,你老是后退干什么,给我站住!”

甫光命令道。

其实巩伟退的很慢,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,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,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。

他教训小弟的时候,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。

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站在了原地。

“我让你退!”

甫光说动手就动手,白手套一闪,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。

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,他只是扬了扬脖子,就轻轻躲了过去。

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,脚步后撤,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,然后‘美人照镜’挡下了后面的摆拳。

“呦,练过的。”

甫光哼了哼,进步前冲,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。

巩伟放低重心,身子往右倾斜。

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,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他弯腰低头,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,在方寸间转了一圈。

右脚后撤,左脚跟着甩了出去,等人站稳,已经到了两米开外。

甫光没有再追。

“哼。”

他扭动着脖颈,吩咐道:“走,跟我去现场踩踩点,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,明天哪个敢掉链子,我绝不饶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巩伟额头青筋乱跳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即使肩膀剧痛,他都不敢张嘴,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。

甫光使劲碾了碾,见巩伟还能硬撑,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转头看向阿良问道:“想到了没有?”

阿良大脑一片空白。

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,只顾着吱呀乱叫,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。

“大哥。”

肩膀上的疼痛稍缓,巩伟开口说道:“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,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。”

甫光心里一动,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,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“是呀,大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阿良忙不迭点头,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。

该死的,这楼也太高了,看着都眼晕,救命啊!

“妈的,算你好运,上来吧。”

甫光咧嘴狞笑,勾起脚背往上一带,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。

“喂,新来的。”

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,“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,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,人家同意吗?”

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