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市长的敲打

江大桥缓缓开口,声音沉稳地道:“江口市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地位,工业的强大是功不可没的。我们成立这个领导小组,正是为了深入研究对策,推动江口市经济更上一层楼。我记得,市委的林国庆同志是领导小组的副组长,今天这么重要的会议,他为什么没有参加?”

萧逸伟在心里轻轻嘀咕:现在会议都快结束了,再说这些有意思吗。这岂不是在当着大家的面,打林秘书长的脸吗?江大桥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究竟藏着什么深意?

许有福见状,赶紧回答道:“市长,林秘书长因下午另有要事,便委派了市委的萧逸伟和向正东两位同志出席会议,他们都是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。不过话说回来,林秘书长身为领导小组副组长,不能亲自出席,确实稍显欠妥,也难免让人有些遗憾。”

江大桥轻轻哼了一声,语气中透露出几分不屑与轻蔑,他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罢了,来了是关心,不来则是放心,这些事情本来就是市政府应尽之责。”

他稍稍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说道:“我最后强调一点,近期,由许市长亲自挂帅,对全市所有市属国有企业进行一番细致的梳理。特别是那些规模以上的大企业,每一个都得根据它们各自的具体情况,量身打造一套改制的方案。等方案都准备好了,我们再拿到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去好好研究一番,最后敲定实施。”

这些领导的讲话,总是权谋地隐藏着阴阳两面。一面是昭告天下的阳面之词,而另一面则是暗流涌动的阴面真意。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这阴面之意如同深潭之水,难以窥见其真实面貌。

萧逸伟作为市委书记秘书,身处权力的漩涡,手中掌握着诸多不为人知的机密,他能从江大桥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语中,听出那看似寻常却意味深长的弦外之音。

江大桥对李爱国亲自挂帅国企改制领导小组组长一事,心中早已是波涛汹涌,不满之情难以言表。在他看来,这无疑是李爱国在暗中争夺他手中的经济大权,想要在他的地盘上插上一脚。

然而,身为市长,他必须保持沉稳,不能轻易流露出对市委书记的不满。于是,江大桥只能采取一种曲折迂回的方式,借题发挥,指桑骂槐。他借由谈论市委秘书长林国庆不来参加会议的事,来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夜幕已经缓缓低垂,晚上六点多,会议终于宣告结束。萧逸伟走出那灯火通明的会场,只见夜色已经悄然无声地降临,城市的灯火如同繁星般点点闪烁,为这寂静的夜增添了几分生动与温暖。

他步履匆匆地朝着停车的方向走去,那稳健的步伐透露着一种疲惫但又坚定的气质。车门轻轻合上,他便迫不及待地拨通了秘书长林国庆的电话。

电话那头,林国庆的声音里透着几分调侃:“逸伟,会议终于结束了?这次可真是够长的,整整三个多小时啊。”

萧逸伟迅速回应:“秘书长,刚刚结束。关于会议的核心内容,我这就向您详细汇报。”

他随即娓娓而谈:“江市长对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给予了极高的重视,他亲自坐镇会议,对每一个议题都进行了深究细研。特别是针对照明厂等五家规模以上企业,他更是提出了针对性的分析。至于改制方案的具体细节,还需经过政府常务会的深入研讨,最终得以顺利实施。”

这段话表面看似中正平和,不偏不倚。若将其置于江口市官场错综复杂的局面中,却仿佛隐藏着诸多弦外之音,唯有那些深陷其中的当局者,方能洞悉其中的深意。

萧逸伟的言辞,其实是在巧妙地透露一个信息:江大桥意图越过市委,直接在市政府常务会上做出决策。

林国庆自然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,他点了点头,语调平和地说道:“市委对于区域内的一切重大事务,都拥有最终的决策权。至于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,更应当在市委的统筹领导下进行。这是我们始终坚守的工作原则,也是我们肩负的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前年,李爱国突然空降江口市,接任了市委书记一职。原本,市长江大桥作为呼声最高的接任人选,对于这一职位有着极高的期待。李爱国的空降却让他未能如愿以偿,他的心中难免生出几分失落与不甘。

随着时间的悄然推移,江大桥的行事风格开始悄然发生变化。他不再像以往那样与市委紧密合作,共同推进各项工作,而是逐渐显露出一种独立于市委的倾向。

以往,江口市的经济发展蓝图,都是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、共同决策后才得以实施的。每一项经济政策的出台,凝聚着市委市政府的智慧与心血,旨在推动城市的繁荣与发展,如今这一切似乎都变了。

市政府开始在一些重大经济政策的决策上擅自行动,不再像过去那样与市委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协商。这些政策往往未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,便匆匆出台,给江口市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少隐患。

这些事情通过无数渠道汇集到了李爱国的耳中,对于江大桥的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,李爱国已经到了必须做出回应的时候了。

林国庆作为李爱国的心腹,对李爱国的心思早已洞若观火。他语调沉稳地说道:“逸伟,等李书记从欧洲归来,我打算提议制定一个市委常委会议事规程。江口市的重大决策,必须牢牢掌握在市委的手中。关于这方面的资料,你得发时间去搜集整理,务必详尽无遗。等李书记需要时,你要能够迅速而准确地提供给他。”

萧逸伟听后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喜悦。林国庆这番话,明显是将他视作亲信,他微笑着回应道:“秘书长,谢谢您的指点,我必定竭尽全力,不负所托。”

萧逸伟迅速回应:“秘书长,刚刚结束。关于会议的核心内容,我这就向您详细汇报。”

他随即娓娓而谈:“江市长对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给予了极高的重视,他亲自坐镇会议,对每一个议题都进行了深究细研。特别是针对照明厂等五家规模以上企业,他更是提出了针对性的分析。至于改制方案的具体细节,还需经过政府常务会的深入研讨,最终得以顺利实施。”

这段话表面看似中正平和,不偏不倚。若将其置于江口市官场错综复杂的局面中,却仿佛隐藏着诸多弦外之音,唯有那些深陷其中的当局者,方能洞悉其中的深意。

萧逸伟的言辞,其实是在巧妙地透露一个信息:江大桥意图越过市委,直接在市政府常务会上做出决策。

林国庆自然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,他点了点头,语调平和地说道:“市委对于区域内的一切重大事务,都拥有最终的决策权。至于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,更应当在市委的统筹领导下进行。这是我们始终坚守的工作原则,也是我们肩负的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前年,李爱国突然空降江口市,接任了市委书记一职。原本,市长江大桥作为呼声最高的接任人选,对于这一职位有着极高的期待。李爱国的空降却让他未能如愿以偿,他的心中难免生出几分失落与不甘。

随着时间的悄然推移,江大桥的行事风格开始悄然发生变化。他不再像以往那样与市委紧密合作,共同推进各项工作,而是逐渐显露出一种独立于市委的倾向。

以往,江口市的经济发展蓝图,都是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、共同决策后才得以实施的。每一项经济政策的出台,凝聚着市委市政府的智慧与心血,旨在推动城市的繁荣与发展,如今这一切似乎都变了。

市政府开始在一些重大经济政策的决策上擅自行动,不再像过去那样与市委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协商。这些政策往往未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,便匆匆出台,给江口市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少隐患。

这些事情通过无数渠道汇集到了李爱国的耳中,对于江大桥的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,李爱国已经到了必须做出回应的时候了。

林国庆作为李爱国的心腹,对李爱国的心思早已洞若观火。他语调沉稳地说道:“逸伟,等李书记从欧洲归来,我打算提议制定一个市委常委会议事规程。江口市的重大决策,必须牢牢掌握在市委的手中。关于这方面的资料,你得发时间去搜集整理,务必详尽无遗。等李书记需要时,你要能够迅速而准确地提供给他。”

萧逸伟听后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喜悦。林国庆这番话,明显是将他视作亲信,他微笑着回应道:“秘书长,谢谢您的指点,我必定竭尽全力,不负所托。”

萧逸伟迅速回应:“秘书长,刚刚结束。关于会议的核心内容,我这就向您详细汇报。”

他随即娓娓而谈:“江市长对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给予了极高的重视,他亲自坐镇会议,对每一个议题都进行了深究细研。特别是针对照明厂等五家规模以上企业,他更是提出了针对性的分析。至于改制方案的具体细节,还需经过政府常务会的深入研讨,最终得以顺利实施。”

这段话表面看似中正平和,不偏不倚。若将其置于江口市官场错综复杂的局面中,却仿佛隐藏着诸多弦外之音,唯有那些深陷其中的当局者,方能洞悉其中的深意。

萧逸伟的言辞,其实是在巧妙地透露一个信息:江大桥意图越过市委,直接在市政府常务会上做出决策。

林国庆自然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,他点了点头,语调平和地说道:“市委对于区域内的一切重大事务,都拥有最终的决策权。至于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,更应当在市委的统筹领导下进行。这是我们始终坚守的工作原则,也是我们肩负的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前年,李爱国突然空降江口市,接任了市委书记一职。原本,市长江大桥作为呼声最高的接任人选,对于这一职位有着极高的期待。李爱国的空降却让他未能如愿以偿,他的心中难免生出几分失落与不甘。

随着时间的悄然推移,江大桥的行事风格开始悄然发生变化。他不再像以往那样与市委紧密合作,共同推进各项工作,而是逐渐显露出一种独立于市委的倾向。

以往,江口市的经济发展蓝图,都是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、共同决策后才得以实施的。每一项经济政策的出台,凝聚着市委市政府的智慧与心血,旨在推动城市的繁荣与发展,如今这一切似乎都变了。

市政府开始在一些重大经济政策的决策上擅自行动,不再像过去那样与市委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协商。这些政策往往未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,便匆匆出台,给江口市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少隐患。

这些事情通过无数渠道汇集到了李爱国的耳中,对于江大桥的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,李爱国已经到了必须做出回应的时候了。

林国庆作为李爱国的心腹,对李爱国的心思早已洞若观火。他语调沉稳地说道:“逸伟,等李书记从欧洲归来,我打算提议制定一个市委常委会议事规程。江口市的重大决策,必须牢牢掌握在市委的手中。关于这方面的资料,你得发时间去搜集整理,务必详尽无遗。等李书记需要时,你要能够迅速而准确地提供给他。”

萧逸伟听后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喜悦。林国庆这番话,明显是将他视作亲信,他微笑着回应道:“秘书长,谢谢您的指点,我必定竭尽全力,不负所托。”

萧逸伟迅速回应:“秘书长,刚刚结束。关于会议的核心内容,我这就向您详细汇报。”

他随即娓娓而谈:“江市长对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给予了极高的重视,他亲自坐镇会议,对每一个议题都进行了深究细研。特别是针对照明厂等五家规模以上企业,他更是提出了针对性的分析。至于改制方案的具体细节,还需经过政府常务会的深入研讨,最终得以顺利实施。”

这段话表面看似中正平和,不偏不倚。若将其置于江口市官场错综复杂的局面中,却仿佛隐藏着诸多弦外之音,唯有那些深陷其中的当局者,方能洞悉其中的深意。

萧逸伟的言辞,其实是在巧妙地透露一个信息:江大桥意图越过市委,直接在市政府常务会上做出决策。

林国庆自然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,他点了点头,语调平和地说道:“市委对于区域内的一切重大事务,都拥有最终的决策权。至于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,更应当在市委的统筹领导下进行。这是我们始终坚守的工作原则,也是我们肩负的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前年,李爱国突然空降江口市,接任了市委书记一职。原本,市长江大桥作为呼声最高的接任人选,对于这一职位有着极高的期待。李爱国的空降却让他未能如愿以偿,他的心中难免生出几分失落与不甘。

随着时间的悄然推移,江大桥的行事风格开始悄然发生变化。他不再像以往那样与市委紧密合作,共同推进各项工作,而是逐渐显露出一种独立于市委的倾向。

以往,江口市的经济发展蓝图,都是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、共同决策后才得以实施的。每一项经济政策的出台,凝聚着市委市政府的智慧与心血,旨在推动城市的繁荣与发展,如今这一切似乎都变了。

市政府开始在一些重大经济政策的决策上擅自行动,不再像过去那样与市委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协商。这些政策往往未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,便匆匆出台,给江口市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少隐患。

这些事情通过无数渠道汇集到了李爱国的耳中,对于江大桥的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,李爱国已经到了必须做出回应的时候了。

林国庆作为李爱国的心腹,对李爱国的心思早已洞若观火。他语调沉稳地说道:“逸伟,等李书记从欧洲归来,我打算提议制定一个市委常委会议事规程。江口市的重大决策,必须牢牢掌握在市委的手中。关于这方面的资料,你得发时间去搜集整理,务必详尽无遗。等李书记需要时,你要能够迅速而准确地提供给他。”

萧逸伟听后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喜悦。林国庆这番话,明显是将他视作亲信,他微笑着回应道:“秘书长,谢谢您的指点,我必定竭尽全力,不负所托。”

萧逸伟迅速回应:“秘书长,刚刚结束。关于会议的核心内容,我这就向您详细汇报。”

他随即娓娓而谈:“江市长对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给予了极高的重视,他亲自坐镇会议,对每一个议题都进行了深究细研。特别是针对照明厂等五家规模以上企业,他更是提出了针对性的分析。至于改制方案的具体细节,还需经过政府常务会的深入研讨,最终得以顺利实施。”

这段话表面看似中正平和,不偏不倚。若将其置于江口市官场错综复杂的局面中,却仿佛隐藏着诸多弦外之音,唯有那些深陷其中的当局者,方能洞悉其中的深意。

萧逸伟的言辞,其实是在巧妙地透露一个信息:江大桥意图越过市委,直接在市政府常务会上做出决策。

林国庆自然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,他点了点头,语调平和地说道:“市委对于区域内的一切重大事务,都拥有最终的决策权。至于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,更应当在市委的统筹领导下进行。这是我们始终坚守的工作原则,也是我们肩负的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前年,李爱国突然空降江口市,接任了市委书记一职。原本,市长江大桥作为呼声最高的接任人选,对于这一职位有着极高的期待。李爱国的空降却让他未能如愿以偿,他的心中难免生出几分失落与不甘。

随着时间的悄然推移,江大桥的行事风格开始悄然发生变化。他不再像以往那样与市委紧密合作,共同推进各项工作,而是逐渐显露出一种独立于市委的倾向。

以往,江口市的经济发展蓝图,都是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、共同决策后才得以实施的。每一项经济政策的出台,凝聚着市委市政府的智慧与心血,旨在推动城市的繁荣与发展,如今这一切似乎都变了。

市政府开始在一些重大经济政策的决策上擅自行动,不再像过去那样与市委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协商。这些政策往往未在市委常委会上深入研讨,便匆匆出台,给江口市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少隐患。

这些事情通过无数渠道汇集到了李爱国的耳中,对于江大桥的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,李爱国已经到了必须做出回应的时候了。

林国庆作为李爱国的心腹,对李爱国的心思早已洞若观火。他语调沉稳地说道:“逸伟,等李书记从欧洲归来,我打算提议制定一个市委常委会议事规程。江口市的重大决策,必须牢牢掌握在市委的手中。关于这方面的资料,你得发时间去搜集整理,务必详尽无遗。等李书记需要时,你要能够迅速而准确地提供给他。”

萧逸伟听后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喜悦。林国庆这番话,明显是将他视作亲信,他微笑着回应道:“秘书长,谢谢您的指点,我必定竭尽全力,不负所托。”

萧逸伟迅速回应:“秘书长,刚刚结束。关于会议的核心内容,我这就向您详细汇报。”

他随即娓娓而谈:“江市长对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给予了极高的重视,他亲自坐镇会议,对每一个议题都进行了深究细研。特别是针对照明厂等五家规模以上企业,他更是提出了针对性的分析。至于改制方案的具体细节,还需经过政府常务会的深入研讨,最终得以顺利实施。”

这段话表面看似中正平和,不偏不倚。若将其置于江口市官场错综复杂的局面中,却仿佛隐藏着诸多弦外之音,唯有那些深陷其中的当局者,方能洞悉其中的深意。

萧逸伟的言辞,其实是在巧妙地透露一个信息:江大桥意图越过市委,直接在市政府常务会上做出决策。

林国庆自然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,他点了点头,语调平和地说道:“市委对于区域内的一切重大事务,都拥有最终的决策权。至于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,更应当在市委的统筹领导下进行。这是我们始终坚守的工作原则,也是我们肩负的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