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怎么就浑蛋了?

掌中私宠 桃熙 11818 字 17天前

今晚严隽辞的兴致特别高,从落地窗到客厅,再由客厅转战卧室,处处都留下两人放浪的痕迹。

像是在报复,他的力度又重又狠,舒霓觉得自己快被弄死了。

她一遍又一遍地求饶,而严隽辞啃咬着她敏感的耳垂,在她最意乱情迷之际问:“他亲你了吗?”

这话问得没头没脑,正承受巨大冲击的舒霓反应不过来:“什么?”

“跟你跳舞那男的。”

回应只有难耐的嘤咛,他不依不饶:“他喜欢你?”

“没有,不记得了……”

这样的回答极容易产生歧义,可惜舒霓已经无力说明,不多时就因倦极而昏睡在他的怀里。

她几乎被夺去半条小命,次日醒来,身体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,无一不昭示着严隽辞是如何暴虐无道。

起床以后,舒霓拖着酸痛的双腿走进衣帽间,里面依旧是清一色的男装,随手拿了件白衬衣套上。

在穿衣镜内,她看见那过于娇媚的自己,继而又在外面套上宽大的睡袍。

绑紧腰际的带子,把每寸肌肤都包裹得严严实实,她才出去寻觅严隽辞的踪迹。

如她所料,这个醉心工作的男人果然在书房忙碌。

严隽辞同样披着睡袍,大片胸肌裸露在外,尽管如此,身上依旧透出不可亵玩的威严感。

眼睛没有移开过电脑屏幕,他却知道舒霓站在书房门前,连头也没抬就说:“餐车刚推上来了,去吃。”

舒霓站着没动,轻车驾熟地要求他:“让人给我送衣服。”

这里不比严隽辞那市中心的住处,没有熟悉的生活管家,就连搭乘电梯都要刷卡,没有他帮忙根本送不来。

严隽辞似是没听见,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,直接把她晾在那里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舒霓也算摸清他些许脾性,知道他是故意的,于是走进书房敲他的办公桌:“别装聋作哑!”

敲完最后一个字符,严隽辞才慢条斯理地抬起眼眸:“要什么衣服?你不是不需要吗?”

“我什么时候说不需要了!”舒霓瞪着他。

严隽辞背靠着椅背,面无表情地说:“我让余师傅给你量身做衣服,你一直爽他的约。”

舒霓被噎着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难怪他当时不闻不问也不追究,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!

这个阴险的男人,太歹毒了!

心知自己处于劣势,舒霓不能跟他硬碰硬,态度便软化下来:“我又不是故意爽约的,那时候有事要忙……”

严隽辞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:“是吗?可余师傅说他每天都在跟你约时间,直至昨天,还是没等到你的空档。”

“那什么,我只是,只是……”

舒霓在心里抓狂,这余师傅好歹也是名满澳城的老裁缝,客人多如牛毛,怎么就偏偏揪住她不放!

严隽辞好整以暇地看着她,似乎还有点期待她的圆谎理由。

舒霓知道肯定骗不过他,干脆摆烂:“我只是不想让余师傅给我做衣服。”

“不止吧。”严隽辞慢悠悠地开口,“忙得十天半月不见人影,倒是有空带泥球去散步晒太阳。”

他微微倾身,跟着办公桌与舒霓对视:“躲谁呢?”

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,舒霓被无语到了,真想伸手挠花他的脸。

秉承着“与其反省自己,不如怪责他人”的原则,她又把矛头指向严隽辞:“你不要恶人先告状,许小姐每天跟你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,还有我什么事!”

为突显自己的愤怒,舒霓使了点小心思,特地不叫她晚乔姐。

严隽辞似乎有点意外,好看的浓眉微微拧起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眼见他上当,舒霓更是摆出一副撒泼打滚的架势:“许小姐都住在你家了,不是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是什么?严奶奶已经把你们的关系告诉我,她说你们曾经都谈婚论嫁了,还很希望许小姐做她的儿媳妇呢!”

还记得当初她一哭二闹三跳楼,严隽辞就厌恶得很,还搬出打断三根藤条的家法警告自己。

如今这个境况,倒是很适合重施故技。

反正她有意跟严隽辞撇清关系,要是能让这男人主动结束岂不是更好,说不定他还会拿一笔钱打发自己,那么姐姐的治疗费又不用愁了。

想到这里,舒霓便更加卖力地表演:“你跟许小姐一起上山看狮子座流星雨,还让她靠在你肩头睡觉,怕人家着凉还抱着她挡风。你肯定还喜欢她,对她余情未了!”

严隽辞的眉头皱得更紧,正想辩驳,又被舒霓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打断。

“我知道你不缺女人,大把大把的莺莺燕燕围在你身边,可我一个都容不下,包括许小姐。你说我小心眼也好,没气度也罢,总之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

冷不防被他的话打断,正发表演讲的舒霓倏地懵了。

撞进那双冷厉肃清的黑眸,她暗觉不对劲,因而小心翼翼地问:“可以什么?”

严隽辞双手虚虚地交叠在身前,薄唇轻启:“有你没她。”

结果跟预想相差甚远,舒霓整个人傻住了,半晌都挤不出一个字来。

若非对自己的演技信心十足,她都要怀疑严隽辞早已看穿她的小把戏,蓄意这样恶整她了。

男人果然不是好东西,都是贪新厌旧的!

“怎么?”严隽辞问她,“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实在太不满意了好吗!

可是舒霓不敢说,她假笑两声,脸部肌肉僵硬得扯不开:“这样也不太好吧?严奶奶需要她照顾呢,况且她还在养病,要是许小姐去告状,影响到她的心情就罪过了。”

严隽辞略带探究地端详她:“突然就想通了?”

舒霓不敢再自作聪明,垂下眼帘可怜巴巴地说:“看在我这么有觉悟的份上,快点让人送衣服来吧。”

见他貌似不为所动,她腻着声线哀求:“我冷,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冷?”

书房的空调温度并不低,舒霓被睡袍捂得密不透风,严隽辞自然不相信她会冷。

不过看在她态度良好,他就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舒霓依言走过去,没想到他又扫了眼自己的大腿,懒洋洋地示意她坐上来。

昨晚的记忆随即袭来,她瞬间炸毛,红着脸大骂:“浑蛋!”

严隽辞露出无辜的表情,再一次明知故问:“给你取暖而已,怎么就浑蛋了?”

他微微倾身,跟着办公桌与舒霓对视:“躲谁呢?”

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,舒霓被无语到了,真想伸手挠花他的脸。

秉承着“与其反省自己,不如怪责他人”的原则,她又把矛头指向严隽辞:“你不要恶人先告状,许小姐每天跟你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,还有我什么事!”

为突显自己的愤怒,舒霓使了点小心思,特地不叫她晚乔姐。

严隽辞似乎有点意外,好看的浓眉微微拧起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眼见他上当,舒霓更是摆出一副撒泼打滚的架势:“许小姐都住在你家了,不是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是什么?严奶奶已经把你们的关系告诉我,她说你们曾经都谈婚论嫁了,还很希望许小姐做她的儿媳妇呢!”

还记得当初她一哭二闹三跳楼,严隽辞就厌恶得很,还搬出打断三根藤条的家法警告自己。

如今这个境况,倒是很适合重施故技。

反正她有意跟严隽辞撇清关系,要是能让这男人主动结束岂不是更好,说不定他还会拿一笔钱打发自己,那么姐姐的治疗费又不用愁了。

想到这里,舒霓便更加卖力地表演:“你跟许小姐一起上山看狮子座流星雨,还让她靠在你肩头睡觉,怕人家着凉还抱着她挡风。你肯定还喜欢她,对她余情未了!”

严隽辞的眉头皱得更紧,正想辩驳,又被舒霓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打断。

“我知道你不缺女人,大把大把的莺莺燕燕围在你身边,可我一个都容不下,包括许小姐。你说我小心眼也好,没气度也罢,总之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

冷不防被他的话打断,正发表演讲的舒霓倏地懵了。

撞进那双冷厉肃清的黑眸,她暗觉不对劲,因而小心翼翼地问:“可以什么?”

严隽辞双手虚虚地交叠在身前,薄唇轻启:“有你没她。”

结果跟预想相差甚远,舒霓整个人傻住了,半晌都挤不出一个字来。

若非对自己的演技信心十足,她都要怀疑严隽辞早已看穿她的小把戏,蓄意这样恶整她了。

男人果然不是好东西,都是贪新厌旧的!

“怎么?”严隽辞问她,“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实在太不满意了好吗!

可是舒霓不敢说,她假笑两声,脸部肌肉僵硬得扯不开:“这样也不太好吧?严奶奶需要她照顾呢,况且她还在养病,要是许小姐去告状,影响到她的心情就罪过了。”

严隽辞略带探究地端详她:“突然就想通了?”

舒霓不敢再自作聪明,垂下眼帘可怜巴巴地说:“看在我这么有觉悟的份上,快点让人送衣服来吧。”

见他貌似不为所动,她腻着声线哀求:“我冷,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冷?”

书房的空调温度并不低,舒霓被睡袍捂得密不透风,严隽辞自然不相信她会冷。

不过看在她态度良好,他就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舒霓依言走过去,没想到他又扫了眼自己的大腿,懒洋洋地示意她坐上来。

昨晚的记忆随即袭来,她瞬间炸毛,红着脸大骂:“浑蛋!”

严隽辞露出无辜的表情,再一次明知故问:“给你取暖而已,怎么就浑蛋了?”

他微微倾身,跟着办公桌与舒霓对视:“躲谁呢?”

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,舒霓被无语到了,真想伸手挠花他的脸。

秉承着“与其反省自己,不如怪责他人”的原则,她又把矛头指向严隽辞:“你不要恶人先告状,许小姐每天跟你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,还有我什么事!”

为突显自己的愤怒,舒霓使了点小心思,特地不叫她晚乔姐。

严隽辞似乎有点意外,好看的浓眉微微拧起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眼见他上当,舒霓更是摆出一副撒泼打滚的架势:“许小姐都住在你家了,不是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是什么?严奶奶已经把你们的关系告诉我,她说你们曾经都谈婚论嫁了,还很希望许小姐做她的儿媳妇呢!”

还记得当初她一哭二闹三跳楼,严隽辞就厌恶得很,还搬出打断三根藤条的家法警告自己。

如今这个境况,倒是很适合重施故技。

反正她有意跟严隽辞撇清关系,要是能让这男人主动结束岂不是更好,说不定他还会拿一笔钱打发自己,那么姐姐的治疗费又不用愁了。

想到这里,舒霓便更加卖力地表演:“你跟许小姐一起上山看狮子座流星雨,还让她靠在你肩头睡觉,怕人家着凉还抱着她挡风。你肯定还喜欢她,对她余情未了!”

严隽辞的眉头皱得更紧,正想辩驳,又被舒霓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打断。

“我知道你不缺女人,大把大把的莺莺燕燕围在你身边,可我一个都容不下,包括许小姐。你说我小心眼也好,没气度也罢,总之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

冷不防被他的话打断,正发表演讲的舒霓倏地懵了。

撞进那双冷厉肃清的黑眸,她暗觉不对劲,因而小心翼翼地问:“可以什么?”

严隽辞双手虚虚地交叠在身前,薄唇轻启:“有你没她。”

结果跟预想相差甚远,舒霓整个人傻住了,半晌都挤不出一个字来。

若非对自己的演技信心十足,她都要怀疑严隽辞早已看穿她的小把戏,蓄意这样恶整她了。

男人果然不是好东西,都是贪新厌旧的!

“怎么?”严隽辞问她,“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实在太不满意了好吗!

可是舒霓不敢说,她假笑两声,脸部肌肉僵硬得扯不开:“这样也不太好吧?严奶奶需要她照顾呢,况且她还在养病,要是许小姐去告状,影响到她的心情就罪过了。”

严隽辞略带探究地端详她:“突然就想通了?”

舒霓不敢再自作聪明,垂下眼帘可怜巴巴地说:“看在我这么有觉悟的份上,快点让人送衣服来吧。”

见他貌似不为所动,她腻着声线哀求:“我冷,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冷?”

书房的空调温度并不低,舒霓被睡袍捂得密不透风,严隽辞自然不相信她会冷。

不过看在她态度良好,他就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舒霓依言走过去,没想到他又扫了眼自己的大腿,懒洋洋地示意她坐上来。

昨晚的记忆随即袭来,她瞬间炸毛,红着脸大骂:“浑蛋!”

严隽辞露出无辜的表情,再一次明知故问:“给你取暖而已,怎么就浑蛋了?”

他微微倾身,跟着办公桌与舒霓对视:“躲谁呢?”

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,舒霓被无语到了,真想伸手挠花他的脸。

秉承着“与其反省自己,不如怪责他人”的原则,她又把矛头指向严隽辞:“你不要恶人先告状,许小姐每天跟你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,还有我什么事!”

为突显自己的愤怒,舒霓使了点小心思,特地不叫她晚乔姐。

严隽辞似乎有点意外,好看的浓眉微微拧起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眼见他上当,舒霓更是摆出一副撒泼打滚的架势:“许小姐都住在你家了,不是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是什么?严奶奶已经把你们的关系告诉我,她说你们曾经都谈婚论嫁了,还很希望许小姐做她的儿媳妇呢!”

还记得当初她一哭二闹三跳楼,严隽辞就厌恶得很,还搬出打断三根藤条的家法警告自己。

如今这个境况,倒是很适合重施故技。

反正她有意跟严隽辞撇清关系,要是能让这男人主动结束岂不是更好,说不定他还会拿一笔钱打发自己,那么姐姐的治疗费又不用愁了。

想到这里,舒霓便更加卖力地表演:“你跟许小姐一起上山看狮子座流星雨,还让她靠在你肩头睡觉,怕人家着凉还抱着她挡风。你肯定还喜欢她,对她余情未了!”

严隽辞的眉头皱得更紧,正想辩驳,又被舒霓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打断。

“我知道你不缺女人,大把大把的莺莺燕燕围在你身边,可我一个都容不下,包括许小姐。你说我小心眼也好,没气度也罢,总之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

冷不防被他的话打断,正发表演讲的舒霓倏地懵了。

撞进那双冷厉肃清的黑眸,她暗觉不对劲,因而小心翼翼地问:“可以什么?”

严隽辞双手虚虚地交叠在身前,薄唇轻启:“有你没她。”

结果跟预想相差甚远,舒霓整个人傻住了,半晌都挤不出一个字来。

若非对自己的演技信心十足,她都要怀疑严隽辞早已看穿她的小把戏,蓄意这样恶整她了。

男人果然不是好东西,都是贪新厌旧的!

“怎么?”严隽辞问她,“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实在太不满意了好吗!

可是舒霓不敢说,她假笑两声,脸部肌肉僵硬得扯不开:“这样也不太好吧?严奶奶需要她照顾呢,况且她还在养病,要是许小姐去告状,影响到她的心情就罪过了。”

严隽辞略带探究地端详她:“突然就想通了?”

舒霓不敢再自作聪明,垂下眼帘可怜巴巴地说:“看在我这么有觉悟的份上,快点让人送衣服来吧。”

见他貌似不为所动,她腻着声线哀求:“我冷,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冷?”

书房的空调温度并不低,舒霓被睡袍捂得密不透风,严隽辞自然不相信她会冷。

不过看在她态度良好,他就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舒霓依言走过去,没想到他又扫了眼自己的大腿,懒洋洋地示意她坐上来。

昨晚的记忆随即袭来,她瞬间炸毛,红着脸大骂:“浑蛋!”

严隽辞露出无辜的表情,再一次明知故问:“给你取暖而已,怎么就浑蛋了?”

他微微倾身,跟着办公桌与舒霓对视:“躲谁呢?”

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,舒霓被无语到了,真想伸手挠花他的脸。

秉承着“与其反省自己,不如怪责他人”的原则,她又把矛头指向严隽辞:“你不要恶人先告状,许小姐每天跟你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,还有我什么事!”

为突显自己的愤怒,舒霓使了点小心思,特地不叫她晚乔姐。

严隽辞似乎有点意外,好看的浓眉微微拧起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眼见他上当,舒霓更是摆出一副撒泼打滚的架势:“许小姐都住在你家了,不是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是什么?严奶奶已经把你们的关系告诉我,她说你们曾经都谈婚论嫁了,还很希望许小姐做她的儿媳妇呢!”

还记得当初她一哭二闹三跳楼,严隽辞就厌恶得很,还搬出打断三根藤条的家法警告自己。

如今这个境况,倒是很适合重施故技。

反正她有意跟严隽辞撇清关系,要是能让这男人主动结束岂不是更好,说不定他还会拿一笔钱打发自己,那么姐姐的治疗费又不用愁了。

想到这里,舒霓便更加卖力地表演:“你跟许小姐一起上山看狮子座流星雨,还让她靠在你肩头睡觉,怕人家着凉还抱着她挡风。你肯定还喜欢她,对她余情未了!”

严隽辞的眉头皱得更紧,正想辩驳,又被舒霓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打断。

“我知道你不缺女人,大把大把的莺莺燕燕围在你身边,可我一个都容不下,包括许小姐。你说我小心眼也好,没气度也罢,总之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

冷不防被他的话打断,正发表演讲的舒霓倏地懵了。

撞进那双冷厉肃清的黑眸,她暗觉不对劲,因而小心翼翼地问:“可以什么?”

严隽辞双手虚虚地交叠在身前,薄唇轻启:“有你没她。”

结果跟预想相差甚远,舒霓整个人傻住了,半晌都挤不出一个字来。

若非对自己的演技信心十足,她都要怀疑严隽辞早已看穿她的小把戏,蓄意这样恶整她了。

男人果然不是好东西,都是贪新厌旧的!

“怎么?”严隽辞问她,“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实在太不满意了好吗!

可是舒霓不敢说,她假笑两声,脸部肌肉僵硬得扯不开:“这样也不太好吧?严奶奶需要她照顾呢,况且她还在养病,要是许小姐去告状,影响到她的心情就罪过了。”

严隽辞略带探究地端详她:“突然就想通了?”

舒霓不敢再自作聪明,垂下眼帘可怜巴巴地说:“看在我这么有觉悟的份上,快点让人送衣服来吧。”

见他貌似不为所动,她腻着声线哀求:“我冷,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冷?”

书房的空调温度并不低,舒霓被睡袍捂得密不透风,严隽辞自然不相信她会冷。

不过看在她态度良好,他就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舒霓依言走过去,没想到他又扫了眼自己的大腿,懒洋洋地示意她坐上来。

昨晚的记忆随即袭来,她瞬间炸毛,红着脸大骂:“浑蛋!”

严隽辞露出无辜的表情,再一次明知故问:“给你取暖而已,怎么就浑蛋了?”

他微微倾身,跟着办公桌与舒霓对视:“躲谁呢?”

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,舒霓被无语到了,真想伸手挠花他的脸。

秉承着“与其反省自己,不如怪责他人”的原则,她又把矛头指向严隽辞:“你不要恶人先告状,许小姐每天跟你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,还有我什么事!”

为突显自己的愤怒,舒霓使了点小心思,特地不叫她晚乔姐。

严隽辞似乎有点意外,好看的浓眉微微拧起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眼见他上当,舒霓更是摆出一副撒泼打滚的架势:“许小姐都住在你家了,不是出双入对、朝夕相处是什么?严奶奶已经把你们的关系告诉我,她说你们曾经都谈婚论嫁了,还很希望许小姐做她的儿媳妇呢!”

还记得当初她一哭二闹三跳楼,严隽辞就厌恶得很,还搬出打断三根藤条的家法警告自己。

如今这个境况,倒是很适合重施故技。

反正她有意跟严隽辞撇清关系,要是能让这男人主动结束岂不是更好,说不定他还会拿一笔钱打发自己,那么姐姐的治疗费又不用愁了。

想到这里,舒霓便更加卖力地表演:“你跟许小姐一起上山看狮子座流星雨,还让她靠在你肩头睡觉,怕人家着凉还抱着她挡风。你肯定还喜欢她,对她余情未了!”